不靠譜翻譯君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abbabccd05/pseuds/abbabccd05

【授翻】【盾冬無差】未見初冬(第八章之下)

翻譯君:

終於相認了,一定要好好表揚始終善盡職責的山姆・真朋友・工具人・威爾森。

阿,對了,謝謝最近來ao3給我愛心或留言的小夥伴,某天醒來發現多了好多愛心,謝謝大家❤️

Ao3有修改版,這裡錯字不改了。


—正文開始—




未見初冬

Blinded


大意:

情況開始急轉直下。

東尼一邊親眼目睹到冬日士兵的殺傷力,一邊繼續挽救目前的情勢。

還有,史蒂夫終於發現了真相。



第八章:迫在眉睫


 

翌日早晨,史蒂夫約莫醒在七點左右,他驚訝地發現詹姆士不見了。

 

沒有解釋,任何便條,什麼都沒有。

 

他隨手收了一些東西便騎著他的重機離開了。這有點奇怪,但史蒂夫想經過那天的談話後,他或許只是需要整理思緒罷了。再說了…好吧,他其實也挺開心能夠有一點獨處的空間的。畢竟他做的夢….史蒂夫真的不太能理解。

 

嘆了口氣,男人起身,慢慢步出臥房;他們已經將詹姆士稍早弄髒的地方給整理乾淨了,但牆上還是有一點污漬,地半還散落著一些木頭碎屑。

 

史蒂夫環視昏暗的客廳,突然發現了什麼。

 

他的…他的視力變清楚了。

 

當然,有些角度還是有些模糊,史蒂夫的色彩辨別能力還是不高,但他已經可以看清楚房間的一些細節。

 

 

沙發是深藍色的,兩隻貓咪雙雙窩在沙發邊,史蒂夫現在能確定,他們的顏色分別是紅色和淺咖啡色。但是真正嚇到他的,雖然思考了一下後也沒那麼驚訝了,是房間裡的武器數量。客廳裡到處都藏著武器;幾把手槍被膠帶貼在桌面下,一把狙擊槍被塞在櫃子和牆壁之間,幾把刀被放在櫃子靠近水槽的底層。

 

史蒂夫起身,緩緩地走回臥室,細細檢查起牆上早些時候詹姆士將夜燈砸向牆壁時造成的損害,他的腳踢到某樣東西,幾乎要將他絆倒。

 

他垂下頭,發現一塊鬆鬆的木板。

 

史蒂夫蹲下身來,心中猛然一陣不安。

 

貓咪們跟在他身後,神情疑惑地望著他,胖奇甚至用貓掌推了推他。

 

史蒂夫緩緩地打開那個秘密夾層,裡面躺了幾把小刀,還有幾本筆記。史蒂夫拿起第一本記事本,幾張照片從本子裡掉落。那些…都是關於他的照片。新聞剪報的內容全是他還有復仇者們的事蹟。史蒂夫眨眨眼睛,覺得有點怪異,便仔細地翻閱整本書。也就是這個時候,他的心臟漏跳了一拍。

 

他…他認得這個字跡。

 

他的思緒飄回好幾年前,當他和巴奇在課堂上傳字條,或是當巴奇在史蒂夫還沒醒來前離開時所留下的便條。

 

那是…那是一模一樣的字跡。

 

史蒂夫逐頁翻找,心跳瘋狂地在胸口裡亂撞。

 

貓咪們一直對他喵喵叫,顯然不能理解他坐在房間的地板上做些什麼。筆記裡頭有些潦草的註記,有些甚至可以追溯回五年前;事實上,這本筆記本裡大部分的內容都相當久遠—相對來說—只有後半部大約三分之二的部分有美國隊長的相關剪報。大部份的字跡都是隨手寫下的想法,或是…或是記憶。

 

隨機的回憶浮現在你的腦海裡,然後你就按照他們的樣子寫下來。

 

史蒂夫繼續翻找其他本筆記,裏頭的內容都相差不遠;隨機的書寫,書頁間滿是回憶。

 

最久遠的內容甚至是在九年前寫下的。

 

所有的內容都指向那一個史蒂夫這一生看過無數次的筆跡。但最重要的是,當史蒂夫回到最新的那一本筆記,細看最近的幾次草寫時,他的心裂了一道口子,幾乎碎了一地。

 

「我做不到。史蒂夫必須知道,但我說不出口;我真是個徹頭徹尾的懦夫。」

 

史蒂夫手裡的本子掉在地上,他啞口無言地愣住了。

 

「喔,我的天啊…」

 

他倒抽一口氣,盯著散落在眼前的記事本。

 

貓咪們困惑地喵喵叫,胖奇抬起貓掌按住他的手,接著用頭去頂他的手臂。

 

他是….

 

巴奇是…

 

史蒂夫將臉埋進掌心裡,深深地呼吸幾次。

 

一切全都說得通了;熟悉的聲音,氣息,口音…他怎麼會沒有發現?!巴奇一直都在提醒他,他卻什麼都感覺不到。

 

那麼,那麼…這是不是也表示…

 

史蒂夫聽見一聲貓叫,有什麼東西跳上他的大腿。

 

他垂下眼來,是小娜。

 

她坐在他的腿上,大大的眼睛望著他。

 

史蒂夫小心翼翼地拍拍貓咪,小貓則是發出呼嚕聲,倒在他的大腿上。

 

史蒂夫坐在那裡,剛才的驚訝慢慢褪去,然後他開始思考。

 

如果…如果詹姆士真的就是巴奇,那他為什麼不告訴史蒂夫?

 

他發生了什麼事?

 

當史蒂夫一邊沈浸在思緒裡,一邊撫摸著貓咪時,他的目光落到那個隱藏的保險箱上,接著又看到另一本書。這本書與其他本不一樣。史蒂夫拿起那本紅色的書,發現它看起來比任何筆記本都要老舊。當他打開書時,史蒂夫立刻就意識到,這並不是巴奇的書。

 

筆跡不同,而其中的內容大部分是用俄語撰寫的。

 

那裡....那裡有一張巴奇的照片,他的臉,似乎在某一種東西裡面...史蒂夫猜測那是某種低溫的保存裝置,因為巴奇確實曾在其他本筆記中提到自己不時被冰封的過程。

 

翻到下一頁時,他看到了一些和金屬手臂相關的照片,更多的是他以冬日士兵的形象出現時的照片以及…一些他的照片…他受傷的照片。或許是在任務結束後拍下的。其中一些照片看起來非常可怕,史蒂夫十分不安,不得不快速翻到下一頁。上頭還有一份羅列著名字和日期的清單。史蒂夫不禁有些害怕,他有預感這些人就是受害者,再一次的,巴奇也曾在那些筆記本中提到成為九頭蛇殺手的過去。然後,他看見一個熟悉的名字。

 

霍華・史塔克,十二月十六四:一九九一年

 

這…無論這本書的目的是什麼,必然都懷有惡意。

 

史蒂夫不知道它為什麼會在巴奇手裡。

 

史蒂夫緩慢地將所有東西歸回原處,並謹慎地關上那個秘密的木板。然後,他將小娜輕輕地放到地上,接著起身走出房間。即便是站在溫案的臥室外,史蒂夫也能感覺到他的視力正在漸入佳境。東西的邊緣還有些模糊,他也不能看到太遠的地方,但絕對可以看清楚一些小細節,也能閱讀。他…他現在不曉得該怎麼做才好。

 

如果詹姆士真的是巴奇…那麼…先前發生的所有事…

 

史蒂夫突然很希望他在這裡,這樣他就能確認這件事情的真假。

 

他得好好地看看男人的臉,才能說服自己的大腦相信這件事情。

 

突然,一聲敲響從門上傳來。

 

史蒂夫的心跳漏了一拍,有那麼一刻,他想那是詹姆士;然而,史蒂夫很快地在腦子裡拍拍自己的臉,他知道男人是不需要敲門的。因為他有鑰匙。金髮男人悄悄走到門前,不確定是否應該開門。接著,他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從門後傳來。他打開門,鬆了一口氣,並和山姆打招呼。

 

「嘿,怎麼樣啊?」

 

男人微笑著和她打招呼,儘管面色有些疲倦;顯然,威爾森再也不那麼習慣早起了。

 

「我還在想你怎麼樣呢;我今天早上收到詹姆士的短信,他要我來看看你。」

 

「巴奇傳訊息給你?」

 

「對啊,巴…等等。」山姆皺著眉看他,同時走進來並帶上門。

 

「他告訴你了?」

 

「沒有,我找到了他的筆記本…等等,你早就知道了?」

 

山姆歎一口氣,揉揉眼睛。「好吧,聽著,隊長;我一直叫他跟你談談,好幾次了。他堅持要我一個字也別說。」

 

史蒂夫有點錯愕。

 

山姆一直以來都知道,然而他卻什麼都沒說。

 

「我要幫自己說話;我並不完全知道他就是那個詹姆士・巴恩斯,直到最近;我當然有預感,但直到現在這一刻,我什麼都不確定。」

 

「山姆…他為什麼不跟我說?」史蒂夫的聲音在顫抖,他抓著山姆的肩膀,近乎要搖晃他。或是山姆所言屬實,那麼就是了。

 

「原因很多,真的;罪惡,羞愧,或許害怕被拒絕也有。」史蒂夫困惑眨眼,山姆慢慢地從史蒂夫的手中掙脫開來,他和前來和他說嗨的貓咪們打招呼。「拒絕?我能理解罪惡和羞愧,他告訴過我的那些事…」

 

「聽著,隊長。我想你知道我的意思。他最近這樣陰晴不定地對你不是沒有原因的;巴恩斯說得很清楚,他愛著你,但他並不曉得你是怎麼想的。」

 

史蒂夫眨眨眼,頓時說不出話來。為什麼巴奇會認為他…?然後再一次的,這一切都說得通了,看看他們一直以來的相處就知道了。

 

「你的眼睛好多了嗎?」山姆突然說道,站起身來。

 

「我...對,我現在看得很清楚,不過不遠,顏色也不太明顯。但我現在能讀字了。」

 

「嗯,我想這是好事。」山姆說道,他在碗櫥裡找早餐的食材。

 

他替他們做了一些鬆餅,兩人默默地吃著飯。史蒂夫將仍然在翻閱巴奇的筆記本,同時,那本紅色的書就放在他手邊。山姆瞥了一眼,什麼也沒說,暗示著他可能知道那是什麼。「老兄,如果你一直皺著眉頭,那個皺痕就要永遠刻在你臉上了—雖然我很確定你應該早就有了。」

 

史蒂夫嘆了口氣,但無法停止微笑;他十分清楚自己的態度對於現代人來說太過於嚴肅了。

 

和那個從前和巴奇混在一起的人一點也不一樣。

 

這點將史蒂夫立刻拉回現實,他看著眼前那些書頁,想著山姆的話。

 

巴奇還活著。

 

他還活著。

 

他這麼久以來一直都在。

 

史蒂夫的心陡然以一種前所未有的方式疼了起來,他開始發抖。

 

「嗚喔,放輕鬆,兄弟。」山姆注意到史蒂夫又要哭了,他轉過身來拍拍他的背,幫著史蒂夫度過這陣情緒浪潮。這很難,因為史蒂夫現在很擔心;巴奇去了哪裡,為什麼他隻字不留?如果他再也不回來了呢?「史蒂夫,深呼吸。」山姆輕聲道,史蒂夫突然意識到自己已經停止顫抖了。

 

金髮男人猛然深吸一口氣,接著睜大著眼睛看向山姆。

 

「山姆…他在哪裡?他有告訴你他去哪裡了嗎?」

 

非裔男人才張嘴想要回答,他的手機嗶了一聲,男人查看訊息,忍不住皺起眉頭。

 

「這個嘛,看來我剛剛找到答案了。看來他現在有大麻煩了。」

 

山姆太慢才意識到自己可能說錯話了,因為史蒂夫突然搶走他的手機,他雙手顫抖的,試著閱讀那條信息。史蒂夫微微瞇起眼睛,他終於能讀清楚螢幕上的字。

 

「神盾局一團糟,史蒂夫可能有危險,帶他離開那裡,就是現在。」

 

信號位置是史蒂夫沒看過的地方。

 

這條訊息是個警訊,但既然是上一秒鐘才傳來的,這表示巴奇仍然活著,這還真是個好消息。

 

「好吧,你最好開始打包,因為要是情況真的跟我想的一樣糟,那我們就要走了。」山姆等著史蒂夫消化那條訊息。史蒂夫僅是點點頭,接著瞥了一眼正好奇地盯著筆記本的貓咪們。

 

「他們兩個怎麼辦?要是….要是這個地方不再安全….」

 

「我們可以把貓帶到我阿姨那裡,她喜歡動物,我可以告訴他我的朋友要出門幾天,請我幫忙照顧。」

 

史蒂夫輕輕點頭;他誠心希望他們能夠把小貓帶去更安全的地方。

 

然後,他的心思又飄回到那些筆記本和紅色的書上。

 

或許…他也應該把他們也帶走,至少要帶走紅色的書。

 

「來吧,隊長,我們得快點,巴恩斯的語氣可不怎麼妙。」

 

史蒂夫猶豫了一會兒,接著點點頭,便走進去拿他需要的東西。

 

 

 

當山姆終於找到訊息中提到的那個地方時,時間已經將近中午。

 

他得用地圖才能定位那個位置,因為詹姆士並不是給他地址,而是一個座標。

 

他們把貓咪們放在山姆的阿姨家,阿姨很樂意照顧他們。

 

兩隻貓咪困惑地望著史蒂夫和山姆,大概是在想發生了什麼事,主人又去了哪裡。

 

史蒂夫看到黑煙從被破壞殆盡的軍事基地飄出,他和山姆十分明智地選擇避開那個區域,那裡一定出了什麼事。

 

當他們終於找到那處被棄置的倉庫時,兩人有些驚訝;因為出來迎接他們的並不是巴恩斯,而是東尼。

 

他身上的盔甲早已退去,山姆還注意到他穿著巴恩斯的皮外套,畢竟他盔甲裡穿的衣服很薄,不適合戶外的冷空氣。

 

「他叫我穿的,他說我要不是得爬回去那堆『垃圾』裡去找我的盔甲,不然就得穿他的外套,否則我就會冷死在這裡。通常無論如何我都會選我的鋼鐵制服,但現在可不是好時候,我擔心我要是再回去又會被抓住,或使有東西直接在我面前亂炸之類的。」男人的語氣有些吊兒啷噹的。

 

史蒂夫走近一些,立刻皺起眉頭;他看見男人臉上的瘀傷,微微放大的瞳孔,東尼似乎剛經歷了什麼可怕的事。

 

這讓史蒂夫想起那一次東尼從太空墜落回地球上的表情。

 

東尼眨眨眼睛,望著史蒂夫,大概是注意到他看著他的樣子了。「喔,看看這是怎麼回事;你的眼睛好啦?」

 

史蒂夫才正要回答,並且準備質問東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抹人影出現在他的眼角,正在向他們走來。

 

直到人影靠近了一些,史蒂夫才注意到那個男人的腳有點跛,他不著痕跡地揉著右肩,除此之外,男人看起來很好。

 

史蒂夫的心跳幾乎要跳到喉嚨裡,因為他清楚地看見了男人的臉。真的是巴奇。男人似乎有察覺到史蒂夫正在盯著自己,他停下腳步,瞪大那雙藍色眼睛。「巴奇。」男人站在原地,渾身僵硬。

 

「…嗨,史蒂微。」他的聲音很疲倦,很緊繃,但同時也…像是鬆了一口氣。

 

他再也不需要隱瞞了。

 

史蒂夫離開車邊,幾乎是奔上前去,他用雙臂抱住巴奇,用盡全力牢牢地抱住他。巴奇將頭埋在他肩上,全身的力量都依靠著史蒂夫。「好喔。我可沒想到會有這種常請。好吧,是有想過,但沒有這麼精彩。」東尼評論,挑起一邊的眉毛。山姆用手肘推推他,億萬富翁不太高興地瞥他一眼。

 

「喔,我的天啊,巴奇。」史蒂夫輕聲說道,將他抱得更緊一些,他將鼻尖靠在他頸邊。

 

「是的。恐怕是我。」男人疲倦地輕笑道。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史蒂夫退開來望著他。

 

「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我們得…」

 

巴奇試著轉換重心,卻突然支撐不住,他用俄語罵了一聲髒話。史蒂夫很快的扶住他,他垂下眼睛查看,想著他的腳踝是不是受傷了。「來吧,先上車再說。」

 

山姆示意兩人上車,史蒂夫跟著巴奇坐進後座,東尼將鋼鐵制服的殘骸放進後車廂後,則和山姆一起坐在前座。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在附近看到了很多煙…」山姆在後照鏡裡望著巴奇問道。

 

男人的臉色變了,他微微發抖。史蒂夫溫柔地摸摸他的背,擔心地皺起眉頭。

 

直至現在,他仍然還有些迷惑,幾乎不敢想信方才發生的一切,他不敢相信巴奇在這裡,就在這裡,坐在他身邊。「我找到駭進我系統裡的兇手了,結果居然是某個邪惡科學家的機械腦—就算死了還是邪惡到爆。」東尼解釋道,他縮在山姆給他的毯子裡,山姆注意到男人冷得打哆嗦,便將車裡的毯子借給他。

 

「什麼?」史蒂夫問道。

 

「佐拉...他們…將他的大腦保留在一台大型的電腦裡。」巴奇嘀咕,全身靠在椅背裡,呼吸的節奏仍有些紊亂。

 

顯然,這件事情對他而言並不愉快。

 

再說,他的身體沒有一處是不疼的;當那些東西掉落在他們身上時,有某個小碎塊砸中他的肩膀和腿,現在痛得就像是腳踝被打碎了一樣。

 

「佐拉?」史蒂夫眨眨眼睛。

 

「沒錯;那個傢伙複製了一個超級邪惡的自己。他差點逼巴恩斯殺了我。」

 

「什麼?!」史蒂夫看向巴奇,後者則是搖搖頭,緊緊閉上雙眼。

 

「現在別跟我說這個;就…山姆我需要你去一個地方。」

 

「老兄,你得去醫院;你看起來很很痛。」

 

「我們沒時間煩惱這個。弗瑞要我去這個地方,所以我們現在就得去!」他對山姆發脾氣,在聽到他緊繃的語氣後,山姆選擇閉上嘴巴。

 

「好吧,那麼我們就去那裡。」史蒂夫確信地說道,山姆歎一口氣,要他們告訴他路怎麼走。

 

巴奇將手裡的紙交給東尼;史蒂夫無法不去注意億萬富翁在接過那張紙的時候有多麽小心,就像他懼怕巴奇似的。見到這個畫面,他有些於心不忍,與其這樣,還不如讓東尼恨巴奇吧。億萬富翁看著座標,抬起他的腕錶—佐拉掛掉之後這個東西的功能就恢復了,連帶著系統裡的錯誤程序也跟著解決了—將座標轉換程行車路線。 

 

 

 

那個地方是一處老舊的水壩。史蒂夫看見布魯斯時有些驚訝,布魯斯很快便注意到巴奇還有東尼的傷勢。

 

「快進來。」一旁的女人指示道。史蒂夫記得曾在航母上看過她—瑪莉亞・希爾,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水壩裡頭是一條長廊,而長廊的盡頭是一間巨大的房間。

 

弗瑞正在那裡等待他們。他看起來也傷得不輕,就像是被什麼人攻擊過一般。娜塔莎也在,當看見巴奇的情況時,她快步走上前來。

 

「怎麼回事?」

 

「一堆水泥塊掉在我們身上,然後對了,謝謝你的關心。」東尼評論道,聽起來有點不高興她只擔心巴恩斯。

 

女人瞪了他一眼,接著扶著他在史蒂夫身邊坐下。

 

「小娜,別這樣;史塔克跟我經歷了一樣的爛事,你要是只關心我就忽略了他,這不公平。」巴奇看見東尼對娜塔莎的反應,疲憊地說道。「我已經很習慣被寡婦當成邊緣人了。」東尼咕噥著,將身上的毯子又拉緊了一些。

 

「這裏發生了什麼事?」史蒂夫立刻質問弗瑞,後者歎一口氣,揉揉眼睛。

 

「為什麼…為什麼你不告訴我巴奇的事?」

 

「他的事不勞你操心。」

 

「巴奇是我的朋友!」

 

史蒂夫幾乎是對著男人大吼,他向前走一步,幾乎要抓住男人的衣領。

 

「史蒂夫。」

 

這一聲呼喊讓金髮男人清醒過來,他轉身看向此刻正疲倦地望著他的巴奇。

 

「是我,要他,不要告訴你的。」

 

「為什麼?」

 

「因為…這說來話長。」

 

史蒂夫盯著他好一陣子,輕輕嘆息。

 

是的,或許這件事確實說來話長,他們手裡還有更緊急的事情要處理。

 

「先解決眼前的事吧;到底怎麼一回事,我們為什麼要在這個髒得要命的地方碰面?」

 

東尼問道,布魯斯同時正在替他包紮。他的傷口相較起來比較輕微,僅有一點瘀傷還有額頭上的小割傷。「神盾局的總部被入侵了;我們還以為大部分的九頭蛇於黨都已經被肅清,但顯然他們的數量比我們當初假設的要多上不少。」希爾解釋。

 

「我的車被攻擊時,我正在回家的路上。我差點就沒機會來到這裡了。」聽著此話,史蒂夫皺起眉來。

 

「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

 

「七十二小時前。」

 

「為什麼布魯斯和哪塔莎都在這裡?」

 

史蒂夫又問。

 

「娜塔莎幾小時前將我帶來這裡;她說我們要去買點吃的,但事情很快就有些不對勁。」

 

「我要羅曼洛夫通知布魯斯離開大廈,以免又有另外一波攻擊發生;我們可不希望浩克在紐約市裡亂跑。」弗瑞簡單地解釋,一邊的布魯斯做了個怪表情,但什麼話也沒說。

 

「好吧,這沒機會發生了,因為九頭蛇剛親手把他們的頭號駭客給炸掉了。」東尼指出,並向弗瑞解釋方才發生的事。

 

男人聽著東尼的故事,橫亙著一道傷疤的眼睛不禁瞪大,有那麼一刻,他看起來真的有些擔憂,還真是稀奇。尼克・弗瑞可不常露出這種神色。

 

「我也很想把他帶出來,但我得說那可不容易;順道一提,我還是需要換一件新褲子。」史蒂夫瞥了東尼一眼,但巴奇僅是抓住他的手,輕輕搖頭。

 

棕髮男人能看出來,儘管東尼開著平常的玩笑話,傲嬌得要命,但包著毯子的他仍然在瑟瑟發抖。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山姆雙手抱在胸前問道。

 

「希爾和我擬了一個反擊計畫,但我們需要你們的幫忙。不過呢,看起來你們之中有些人需要先包紮一下。」弗瑞直直看向始終沈默著的巴恩斯。

 

「或許我可以…」布魯斯說道,朝著棕髮男人走一步。

 

巴奇馬上就緊繃了起來。

 

他並不是對史蒂夫的醫生朋友有什麼意見,他看起來像個好人,但是現在…他是真的不希望有陌生人靠近他。

 

「或許讓我來吧,布魯斯;如果…只是簡單的包紮,那我還可以做得到。」

 

「喔,好的,隊長,你的眼睛;還好嗎?」醫生問道,史蒂夫則是四處看看。

 

「好多了。我還不太能看遠,色盲的情況也還是存在,辨識深淺也不怎麼樣。不過已經不再發燒了,這一定是好跡象。」

 

「好吧,很高興聽到這樣的消息。我確實帶了一點解毒劑在身上,如果你想試試的話…或許對接下來的痊癒會有點幫助。」

 

史蒂夫瞥向有些緊張的巴奇,接著又看看東尼,億萬富翁此時正坐在一邊揉著自己的手腕。史蒂夫不確定他的眼睛什麼時候能完全好起來,但說真的,以現在的情況來看,他的眼睛可以說是最不重要的問題。

 

金髮男人看得出來東尼的實際狀況並不像他的笑話聽起來那麼輕鬆。

 

史蒂夫歎一口氣,望向巴奇。

 

「如果可以的話,先讓我替巴奇包紮吧;然後,布魯斯你能不能先看看東尼,他看起來需要一點幫助。」

 

博士點點頭,皺眉看向東尼。

 

 

 

史蒂夫替他處理傷口,兩人一陣安靜。

 

他的右肩後方有一大塊瘀傷,還有一道割口,史蒂夫小心翼翼地替他縫合。

 

幸運的是,巴奇的腳踝沒有斷,只是扭傷而已,但史蒂夫不曉得該怎麼處理。看著史蒂夫的模樣,巴奇只好抬起腳來將腳踝復位,他發出一聲嘶聲。「我們把你的貓咪放在山姆的阿姨家,如果你想知道的話。」

 

「謝了;要是那些九頭蛇雜種敢傷害他們,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他們。」他憤怒地說道,凶狠的語氣讓史蒂夫有些驚訝。

 

也許是因為這個語氣聽起來不像巴奇的緣故。

 

詹姆士會這麼說,但巴奇不會,巴奇從來沒以這麼生氣過。

 

不過話又說回來,即便他還是巴奇的時候,他也總是變化莫測;這點倒是可以確定。

 

這也是為什麼他可以騙過史蒂夫這麼長的一段時間。再加上金髮男人刻意的視而不見。唯一看不見的可不是只有眼睛而已。

 

「我,呃…我還找到了你的日記。」

 

男人繃緊神經,但依舊一語不發,於是史蒂夫便繼續說道。

 

「他們在袋子裡;包括那本紅色的書。我想那應該很重要。」

 

巴奇的目光立刻落在角落的袋子裡,他的心跳微微加速。

 

男人緊張地吞吞口水,點點頭。

 

「很好。尤其是那本紅色的書。我們得…我們得避免讓不該拿到這本書的人拿到它。」

 

史蒂夫沒有問他原因;他讀不懂俄文,史蒂夫只能從裡頭的圖片推斷那本書應該很重要,而且一定和巴奇掉下去後發生的所有事情有關。

 

「東尼會沒事嗎?」一會兒,巴奇皺著眉問道。

 

「布魯斯和山姆看著他;我很確定他很快就會沒事了,他可是東尼耶。」史蒂夫再三向巴奇保證,後者則是搖搖頭。

 

「他得去跟諮商師聊聊;說真的,我看到太多警訊了。」

 

「是啊,說服他去可要花不少功夫。」

 

巴奇嗤笑一聲,接著看向他。「我也認識一個差不多的傢伙。」

 

金髮男人不予置評,但巴奇說的確實有理。

 

史蒂夫將他的肩膀包紮完成,接著轉身坐在他身邊,兩人一起坐在小小的病床邊。他和巴奇正在一間單獨的房間裡,沒有人有意見,因為大家似乎都知道他們需要談談。

 

「巴奇…」棕髮男人嘆一口,手裡抓著脫下來的上衣,似乎還沒有穿回去的打算。

 

「你…還想知道些什麼?我已經告訴你一些了。」

 

「….你是怎麼活下來的?」

 

「血清。佐拉給我注射過九頭蛇改良過的超級士兵血清,就跟你的一樣,那個東西幫我撐過去了。我失去了手臂,但活了下來。」

 

史蒂夫重重地嚥下一口氣,巴奇注意到他的不安,他輕輕地捏捏史蒂夫的肩膀。

 

「嘿。這不是你的錯。即使你想找到我,那也是不可能的,我一掉下去,俄國人就把我帶走了。」史蒂夫眨眨眼,似乎有點驚訝,但他沒說話。沈默散落在兩人之間,然後巴奇繼續說道。

 

「我被關押在俄羅斯的監獄幾年的時間,然後佐拉把我帶走。給我裝上這隻手臂,開始了整個…洗腦的程序。說真的,他花了大概十年的時間才讓我終於能完全服從。」

 

他的語調裡有一絲幽默,但史蒂夫不曉得這件事有哪裡好笑;掙扎了十年,意思也就是十年的折磨。

 

「嘿。別悶悶不樂的;我逃出來了啊。」

 

「但是…那些他們逼你做的事…他們讓你在違背本意的情況下殺人。」

 

「是啊,我想我之前提過這個了。」巴奇嘆息著摸摸頭髮。

 

他聽起來很疲累,某一部份的史蒂夫想著自己是不是該讓巴奇睡一覺。

 

他的腳扭傷了,史蒂夫不確定弗瑞是不是會同意讓他加入明天任務—更別說他自己同不同意了。

 

雖然,如果他真的想去的話,他實在也很懷疑他們兩個人會阻止不了他。

 

「聽著,史蒂夫。為了這種事情不高興沒有意義;事已至此。過去的這十年來,我已經學會了不要繼續沈溺在過往裡。」巴奇的語氣十分輕快,他轉頭看向史蒂夫,嘴邊掛著微笑。這個笑容或許沒有過往那麼燦爛,但至少很是真誠。

 

史蒂夫嘆口氣,兩人一時無話。

 

然後,另一個十萬火急的問題跳進他的腦海裡,史蒂夫再次抬頭看向巴奇。

 

「巴奇…」

 

「如果你是要問山姆的事,他確實知道,是我要他什麼也不准說的。」

 

「不,我知道,他告訴我了。」

 

巴奇似乎察覺到了史蒂夫想談的問題,他稍稍退開,不去看史蒂夫的眼睛。方禮陷入一片尷尬的寂靜,兩人都不曉得該怎麼啟齒。

 

「那時候,當你,你知道…你是不是…?」史蒂夫試著開口,巴奇的視線飄回他身上。他抓著自己的金屬手臂,不安地摸摸手。

 

「可能吧。我以前一直都沒有發現。直到…我逃出來,恢復記憶後,我才發現自己真正的感覺。我得承認,我一開始差點被自己嚇死。」男人小聲地笑,但有些勉為其難,他再次轉開目光。

 

「所以…你之所以…什麼都不說,是因為…你害怕…?」

 

巴奇保持靜默,接著緩緩地嘆息,他在床上挪挪位子,好讓自己能面對著史蒂夫。

 

「我不是怕被拒絕;我知道…也相信這百分之百會發生。但我真正害怕的,是自己怎能夠堂而皇之地待在你身邊,腦子裡還裝這這些…不正常的想法。」

 

史蒂夫覺得自己的臉紅了。他能猜到巴奇指的是怎麼樣不正常的想法。

 

「然後,當事情真的發生之後…我開始擔心你愛著的那個人顯然不是我,而是『詹姆士』,如果你發現我就是…我…你就不會這麼看我,因為我,呃,就是我啊。」

 

棕髮男人躲開史蒂夫的眼神,幾乎害怕看向他。

 

「巴奇…」史蒂夫說道,緊張地咽咽口水。

 

快點振作,他不是諾夫;他得說出來!他必須說出來。

 

「我並沒有…我喜歡『詹姆士』就是因為他讓我想起了你。我覺得很糟是因為我以為…我以為我是把你的影子投射在某個陌生人身上了,因為我永遠也不能…跟你在一起。對我來說…這麼做對他是不公平的。」巴奇眨眨眼睛,轉頭看向史蒂夫,眼底滿是驚訝。金髮男人嘆口氣,摸摸頭髮,現在換他不敢看巴奇的眼睛了。

 

「至少,我是這麼想的;我一直都不曉得…你會這麼…那個時候的你,身邊永遠都有女士啊。」史蒂夫無助地說完這句話;他沒辦法這麼直接地說出那些話。

 

「史蒂微。」

 

金髮男人抬眼看著巴奇,巴奇則是嘆息著微笑。

 

這一次,他的微笑很是燦爛,就像是過去的他一樣。

 

「每次講到這種事情你就一臉尷尬;就算是談論女士的時候也一樣,老是臉紅結巴。」他的聲音裡有點調笑的意味,史蒂夫低下頭去,現在他的耳朵肯定紅通通的。

 

「但我並不是像你想的那樣的;我就是我而已。我就是那個忍受了你這麼多年的瘋子,即使要再忍一個世紀我也願意,你知道為什麼嗎?」

 

史蒂夫搖搖頭,巴奇認真的語氣讓他有點後怕。

 

「因為我見鬼的愛你,我是這麼的愛你;即使這表示我得一次又一次地忍受你的莽撞,我也願意,因為我寧願為了保護你而死,也不會離開你,無論你這個傢伙有多麽的混帳。」

 

史蒂夫覺得自己的心裂了一道口子,當他抬頭看見眼前那張明媚的笑臉時,他的心都融化了。

 

他傾身向前,巴奇立刻回應他,他溫柔地親吻他,伸手抓住史蒂夫的領子將他帶得更近。

 

金髮男人擁住巴奇,這一次,毫無猶豫。史蒂夫深深地吻他,內心盈滿著喜悅;他們還有許多懸而未解的的問題,很多需要解決的事情,但是現在,他只是很高興巴奇就在他身邊。棕髮男人抬腿環住史蒂夫,他幾乎是爬坐在他的腿上,一點也不在意自己的傷勢,也可以說是忽視。

 

金髮男人的臉又紅了不止一個色度,但他僅是牢牢地抱住巴奇。

 

巴奇將手環上他的後頸,但他終於還是因為肩膀上頭的傷瑟縮了一下。

 

史蒂夫微微退開,擔心地望著他,但巴奇搖搖頭,將他拉到自己身邊。

 

「沒事。別老是像隻母雞一樣。」

 

「我可是會記仇的。」

 

巴奇發出笑聲,再次吻上史蒂夫,他分開他的雙唇,舌尖溜進史蒂夫的嘴裡,這讓男人輕輕顫抖起來。有一部分的史蒂夫思考著是不是該脫掉上衣,這麼一來就能離巴奇更近一些,但同時她又不想放開他。他的手指溫柔地穿梭在那頭棕髮裡,當他輕扯他的頭髮時,巴奇沒忍住發出一聲低吟。

 

他轉換下重心,將史蒂夫扯到他身前,將他按在床裡。

 

就在他還沒準備好做任何事之前,一聲輕咳從門邊傳來,史蒂夫猛然放開巴奇,逼得他只能靠在床邊用手肘穩住自己。

 

來人是山姆,他雙手抱胸靠在門邊,露出一個狡猾的賊笑。「你們兩個也該是時候了啊。還有,弗瑞想通知你們等一下他們會討論計畫的細節,所以你最好趕快給你的男朋友好好包紮一下,隊長。還是我該告訴他們應該多給你們幾個小時?」

 

史蒂夫整張臉紅得要滴出血來,但在他能反應之前,巴奇已經從腰帶上抽出一小刀丟向山姆—小刀精確地插在他臉邊的牆壁上。

 

史蒂夫驚恐地望向巴奇,但山姆只是嗤笑著翻個白眼。

 

他顯然已經很習慣巴奇這麼幹了。

 

「滾啦,威爾森!」棕髮男人恨恨地說道。

 

「我會跟他們說你們很快就好了。」說完,他離開房間並關上面。

 

「那個狡猾的混蛋。我發誓,他一定是在報復我每次都偷偷溜進辦公室。」巴奇氣悶道,雖然他聽起來並沒有那麼生氣,說話時還有一點幽默的意味。

 

史蒂夫呆坐在那裡,臉龐紅得要命。

 

巴奇坐直身子,捧著史蒂夫的臉,喚回他的注意。「冷靜。山姆什麼也不會說的—再說了,你要是再繼續這樣臉紅,大家都會看出來的。」這句話當然又讓史蒂夫的臉更紅了。

 

巴奇笑了起來,溫柔地親親他的臉頰。

 

「起來吧,紅通通隊長。我們得出去了,他們還需要你的領導。」

 

「弗瑞不能代勞嗎?」

 

巴奇抓住他的肩膀,意有所指地看他一眼。

 

「或許,但每個人都只想聽你的話,而且我想,現在即使是弗瑞也很需要你。」

 

史蒂夫嘆息著點頭。

 

他們可以…晚一點再繼續。

 

現在,他們還有一些危機要處理。



评论 ( 17 )
热度 ( 6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