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靠譜翻譯君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abbabccd05/pseuds/abbabccd05

【授翻】【盾冬無差】未見初冬(完結章)

翻譯君:

終於進入完結章,先說聲抱歉因為一切都是我拖延症才會搞到現在。

謝謝 @冥冥咩 太太介紹這篇文給我翻譯,謝謝 @carolchang 超級carry的陪著我翻完這篇,謝謝每個留言過跟按過愛心的小天使,奇幻旅程總有結局,真是讓大家久等了(跪地一拜)



—正文開始—




未見初冬

Blinded



第十章:暫時的結局



醒過來以後,史蒂夫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情是他躺在一張柔軟的病床上,或許吧?應該沒錯,他能聽到周遭熟悉的嗶嗶聲響。

 

他試著回想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隊長走上甲板,解決上頭的敵人,就像回到從前的戰爭年代。感覺就像時光倒流了一樣,會有這樣的感受,或許也跟他知道巴奇就在附近有關。

 

接著一群敵軍突然出現,一具戰機隨後出現在上空,急遽的火力將他震倒在地面。他成功地躲過攻擊,但躲進船裡的路線被擋住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山姆聯繫上他,告訴他自己找到了那些壞蛋。

 

「你還好嗎,山姆?!」

 

「我還沒死!」

 

史蒂夫能看見男人迅速地繞過戰艦,他高高飛起,任由槍林彈雨在他身後爆炸。

 

「史蒂夫,你得專心點!」瑪莉亞提醒他,隊長搖搖頭,知曉自己現在能為山姆做的不多。男人自己應該可以應付得過來。

 

「我這裡有點麻煩。」他說道,隨後朝著離他最近的幾個人扔出盾牌,對手被打倒在地,他很快躲進一堆貨櫃後頭。他在那些昏過去的人身上摸出一顆手榴彈,對著朝他開火的人馬丟去,手榴彈炸的煙花四射,那群人被炸得四散。

 

他迅速地觀察周遭,注意到有條走道幾乎是淨空的;但他得躲過顯然正在搜索他的蹤影的戰鬥機才能到那裡去。

 

才剛剛起身,史蒂夫猛然感受到陣陣的暈眩襲來,他得扶著一旁的鐵櫃才能保持腳步平衡。

 

有那麼一瞬間,他的視線變得模糊。

 

喔,上帝啊,現在不行,現在不是時候。

 

男人搖搖頭,俐落地躲開朝著他涉及的戰鬥機。

 

史蒂夫滾到一邊去,舉起盾牌擋住子彈。

 

那個駕駛員是個問題,他不停地在史蒂夫的上空盤旋,速度比甲板上的所有人都要更快。

 

接著,他看見某個傢伙正往某處趕去,那個地方看起來像是要發射火箭還是什麼的。

 

史蒂夫閃過一枚瞄準他的導彈,他一腳踹倒男人,搶過他手裡的武器對準那台始終針對他而來的戰鬥機發射,機身被轟得亂七八糟,駕駛員則是棄機逃逸。

 

史蒂夫將武器弄碎丟到一旁,他敲昏以前的男人,接著跑向那扇門。

 

就在他成功抓住門把時,另一陣暈眩再次在腦子裡閃過。而這時候的他也差點錯過了一名朝他跑來的九頭蛇打手,男人拿著雷射槍朝他攻擊。隊長驚險地閃過那足以讓他癱瘓的一擊,迅速地踹上男人的下巴,再次將他敲昏。史蒂夫退到一邊去,他躲在幾輛戰鬥機後方,緩緩地平復呼吸。

 

這個…看起來可不太妙。

 

隊長站在原地好幾秒鐘,他靠著盾牌,呼吸很是急促。

 

史蒂夫的視線再次變得模糊,他開始覺得有些…發熱。

 

該死。

 

火力朝他而來,子彈被盾牌反彈,史蒂夫抬起頭,一組人馬走上甲板,從他本該進入的那扇門魚貫而出。

 

是這輛航母上剛好有這麼多的後援,還是史蒂夫的速度被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健康狀況給拖垮了?男人一點頭緒也沒有。

 

他迅速向後退,躲進最靠近的戰機裡,並在心裡祈禱這裡還有別人。

 

通訊裝置裡傳來令人發狂的吼叫聲;山姆和巴奇失守了,很有可能身負重傷。史蒂夫不曉得他們是否有成功將晶片放回原處。

 

隊長丟出他的盾牌打暈兩個人,他跑到其中一個身邊拿起他的武器,朝接下來的兩人射擊,同時抬起盾牌保護自己。

 

他對手槍的熟悉度不如巴奇那麼高,但他的命中率也不低,他揍上其中一個傢伙的肚子,踹中其中一個人的腿,他離戰艦的邊緣有些近,步伐因為衝擊力有些踉蹌。

 

他聆聽著無線電裡的對話。

 

「我們不敵火力攻擊;威爾森的腿斷了。」

 

「該死。」

 

史蒂夫不得不同意瑪莉亞,雖然他們兩人都還活著的事實確實值得高興。

 

「有個金髮女人要上去幫史蒂夫。」

 

「你信任她嗎?」

 

金髮女人…

 

史蒂夫有預感這位女士應該是他的前任鄰居。

 

「男孩們,我們這裡有情況;朗姆洛要往議會去了。」瑪莉亞突然發出警告;這聽起來可不妙。娜塔莎很能打,但朗姆洛也不差,她的傷勢對戰況可能會很不利。

 

史蒂夫一邊觀察四周,一邊按捺著腦子裡的疼痛。巴奇和山姆都沒辦法接近航母,他們也快要沒有時間了;航母現在幾乎就要達到可以展開攻擊的高度。

 

「去幫娜塔莎,這邊我來處理。」他通知地面上的隊伍,心想他們大概會對這道命令很有意見,尤其如果他們發現他那些症狀又開始了。好一陣子,他能聽見巴奇對著前來幫助他們的後援發出指令,這也顯示他們暫且接受了史蒂夫的安排。

 

史蒂夫深吸一口氣,邁步走向入口。再也沒有人針對他展開攻勢,但隊長知道自己不能大意;現在沒有看到任何人也並不表示沒有人藏在暗處。他們一定注意到他已經登上航母了。

 

他終於來到了航母的核心,卻注意到這裡並沒有人看守。這很詭異,等於是讓這裡門戶洞開。他謹慎地走到中心點,手裡舉著盾牌。

 

一個尖銳的聲響劃破寧靜,史蒂夫感到身後傳來一陣刺痛。

 

他看向下方,發現兩個男人躲在階梯下。

 

他快速地越過走道,閃避接下來的子彈並躲在中央的欄杆後。史蒂夫垂著眼睛觀察兩個男人,細微的恐懼盪在心底,因為他看不清楚他們的臉;就像他快如擂鼓的心跳正在強化他身體裡殘留下來的毒素一般。

 

「投降吧,隊長!我們知道你現在的情況不不適合戰鬥。」

 

其中一個男人對著他大叫,但史蒂夫仍然躲在暗處。所以這些人知道毒藥的事情?也對。或許某個高層知道他被下毒的事情,也告知了底下所有的人。

 

更多的騷動聲傳來,史蒂夫陡然看見另一組人馬從他對面的門走進來。隊長很快用盾牌擋開子彈,接著射出盾牌將走道上的兩個男人擊倒。

 

該死,他快要沒時間了。

 

突然之間,某種東西在玻璃穹頂上炸開,尖刺的玻璃碎片落進航母裡,弄傷了站在史蒂夫身後的兩個人。

 

他抬起頭,看見那架方才對著穹頂掃射的飛機,上頭的人朝他揮手。

 

是自己人,看起來。

 

大概是剛才巴奇在地面上指示的組員。

 

飛行員沒有停留太久,因為敵方從航母送出的追兵馬上趕了上來。

 

下方的兩個武裝份子還因為爆炸的關係有些暈乎,史蒂夫抓著機會走進中央控制台,他滑著上頭的裝置尋找正確的位置。他忙著瀏覽著晶片,視線卻再次一片模糊,有那麼一刻,隊長完全不曉得他到底該移動哪一片才對。

 

另一陣刺耳的槍響傳來,史蒂夫腹部的疼痛加劇,他倒在地上,劇痛正在侵襲他的身體。或許是毒藥的關係;無論留在他身體裡的毒素是什麼,無疑都加劇了所有的痛覺。

 

其中一個男人恢復意識,接著猛朝著他射擊。

 

史蒂夫還有餘裕用盾牌防衛自己,但他的視線漸漸被污點遮住,他再也無法站起來。他覺得噁心想吐。

 

這時,就在男人準備朝他射出另一發子彈時,一台戰機朝著穹頂飛來,它直接碾壞下頭所有的建築,包括方才還站在那裡的男人。

 

史蒂夫驚訝地望著身下的一切掉進水裡。

 

他立即振作起來,再次翻找著晶片。

 

好不容易,他找到了正確的插口,並且成功找到要替換的晶片。

 

「倒數十秒鐘,隊長!」瑪莉亞警告他,航母很快就要準備進行它第一次的大屠殺任務。

 

史蒂夫抬起頭,手裡拿著那片晶片,視線幾乎全部變成灰色。

 

他能聽見腦子裡的時鐘正在滴答作響,倒數十秒。

 

 

 

 

 

一…

 

就在這時,他終於將那個東西放進該放的插口,然後他倒在走道上,腹部仍然疼得要命。

 

「太好了!我們成功了;現在快離開那裡,隊長!」

 

史蒂夫沒有回答;他幾乎聽不見希爾在說些什麼。

 

附近傳來的爆炸聲響陣懂整艘船,他方才躺著的地板不堪負重,帶著隊長掉進了水裡。

 

他半失去意識地撞在冰冷的水面,近乎感覺不到任何一切。

 

說實話,史蒂夫還以為自己要死了。

 

然後,他感到一陣空氣灌進肺裡,強迫他的身體吐出多餘的水分。整個過程像是經過好幾分鐘,但實際上或許只有幾秒而已,史蒂夫咳出肺裡頭的水,昏昏沈沈地意識到他已經不在水裡了。

 

有人…

 

有什麼人籠罩在他前方,臉龐沾著血跡和泥土。

 

是巴奇。

 

棕髮男人垂著眼睛望著他,嘴邊掛著一抹鬆一口氣的笑容,史蒂夫輕聲說出他的名字時,男人有點生氣,斥責他真是笨得可以。

 

然後,他傾下身來親吻史蒂夫;兩雙唇溫暖而堅定的觸碰,差不多總結了巴奇現在所有的感受。

 

史蒂夫忍不住微微一笑,接著再次暈了過去。

 

 

隊長能感覺到身邊有個人。他累得睜不開眼睛,但他知道那是巴奇。空氣中的某種響動洩露了他的行跡。那種感覺很熟悉,就像他第一次在史蒂夫身邊守著他的時候一樣。唯一的差別是現在一切感覺都溫暖多了,也舒適多了,因為史蒂夫終於知道了他是誰。

 

「你醒了?」巴奇溫聲問道,史蒂夫朝著他的聲音歪過頭,並沒有睜開眼睛。

 

「我…什麼…?」

 

「我和班納談過了;看來是我們還沒有足夠的時間讓解藥好好地將所有毒素代謝乾淨,所以只要你該使用腦過度,血流和腎上腺素就會造成那個東西再次擴散。」巴奇盡可能冷靜地解釋,他想史蒂夫大概會想知道這個。

 

「我…明白了…」

 

「是啊。你確實差不多該看見了。布魯斯說他現在百分之百確信毒藥都已經沒了。」棕髮男人停頓一會兒,接著輕輕抓住史蒂夫的手。金髮男人捏捏他的手,這讓他的同伴忍不住微笑。隊長或許還看不見,但他能感受到。

 

「我們…多久了…」

 

「是的。我們贏了。希爾讓航母摧毀彼此。你已經昏過去三天了。」

 

隊長皺起眉,終於張開雙眼。這間房間很是明亮,男人再次緊緊闔上眼睛。亮光讓他的眼睛發疼,但跟當時被毒藥侵害的疼痛不一樣。

 

就只是太亮了而已。

 

「我們在史塔克大廈,順道一提。」

 

「東尼有沒有…?」

 

「有,他回來接應我們。威爾森也沒事,順道一提。只是腿上打了石膏。」

 

「…你呢?」

 

房裡一陣安靜,唯一一件讓史蒂夫確信巴奇還在這裡的證據,就是仍然緊握著他的那一隻手。接著,一聲細小的嘆息打破沈默,史蒂夫感覺到棕髮男人坐到床沿邊。

 

「只是有點震驚而已。我大部份的傷口都已經好了。」

 

這讓隊長微微皺眉,但他很快就後悔了,皺眉讓他的整張臉刺痛起來。

 

「怎麼回事?」他問道,緊握住他的手。

 

房裡鴉雀無聲,直到巴奇終於回答他的問題。

 

「我…我知道為什麼我特別不喜歡皮爾斯了。」

 

男人的聲音聽起來滿是防衛,史蒂夫想坐起身來安慰巴奇,但他的身體還太過疲倦。值得高興的是他已經能夠睜開眼睛,在經歷一小段的模糊不清後,他終於能夠看清楚巴奇的臉,還有他是如何不安地咬著嘴唇,他回憶起遙遠的記憶,眼神一片空洞。

 

「當我第一次被帶到他面前時,他還很年輕。我當時…並不能理解,但我現在明白了。」

 

「什麼意思,巴克?」

 

棕髮男人咬著嘴唇好一會兒,這讓史蒂夫開始擔心可能會流血。不過巴奇終究看向了他,只不過神色有些疲憊。

 

「他以前看起來很像你,你知道嗎。」

 

史蒂夫愣了半晌,然後腦子裡的那些線索終於連到一起。他錯愕地瞪大那雙藍眼睛,而後顯露出憤怒。史蒂夫掙扎著起身,完全忽略疲弱的身體狀態。巴奇趕緊伸手扶他,同時責罵他怎麼在這種時候還敢亂動,但史蒂夫完全沒聽進去,僅是緊緊地將巴奇抱進懷中,鼻子埋在他的髮絲裡。

 

棕髮男人停頓一秒,接著才回應他的動作,他牢牢地抱緊史蒂夫,肩膀有些顫抖。

 

「…他們知道嗎?」帶著一點遲疑,史蒂夫終究還是問出口了。巴奇將臉埋在史蒂夫的肩膀裡,他說話時聲音踢請來有些含糊。

 

「不。我…不認為他們知道。當時大概沒有人知道我的來歷。我的手臂被換掉的時候,那些檔案都還沒交給美方。」

 

史蒂夫什麼都沒說,僅是收緊手臂。他能感覺出巴奇也不確定他們是不是知情。如果他們真的知道,那麼巴奇方才告訴他的事情簡直是喪盡天良。但是,這卻再也不重要了;巴奇就在他身邊,他安全了。

 

良久,巴奇退後一些,輕輕將額頭抵住史蒂夫的。

 

「你真的要把我嚇壞了,史蒂微。」他溫柔地嘀咕,他用人類的手指刷過金髮男人的臉頰。

 

「我很抱歉。」男人乖巧地回應,他無法反駁。

 

「我真想罵你,但我實在太累了。」

 

史蒂夫笑了起來,但他的笑聲很快就被另一雙柔軟的唇給淹沒。從巴奇咬著史蒂夫嘴唇的方式來看,很明顯巴奇確實很氣他,他抬起手將他金色的頭髮往後梳。

 

「聽好我的話了,混蛋;等我的腦袋不再亂七八糟的時候,我就會好好修理你,跟你算總帳。」

 

巴奇沈靜的語調正好跟他的話語相悖,但史蒂夫知道他是認真的。

 

「為什麼?我還以為你說你的傷沒有大礙?」

 

棕髮男人再次親親他,這一次溫柔多了。一陣溫暖的顫抖爬過史蒂夫的脊椎。

 

「我這幾天經歷了多少爛事;首先,我得找到那本可能可以洗腦我的鬼書,然後我被洗腦了還差點幹掉你的朋友,接著我還得和我最大的惡夢面對面,你還差點溺死在我眼前耶!」

 

金髮男人乖順地微笑,小聲嘀咕著他很抱歉。說不定是鎮靜劑的關係,也有可能是他們之間的親密無比,因為史蒂夫現在實在是沒辦法集中注意力去感受任何愧疚或是爭辯的念頭。

 

巴奇似乎也注意到這一點,於是也不打算繼續追究這個話題,他緊緊扣住金髮男人的手,嘴巴再次貼上史蒂夫的唇,好似他無法相信史蒂夫還活著的事實。

 

他沒有死,他沒有溺死在水裡。

 

金髮男人不太確定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但等到東尼和布魯斯前來查看他的情況時,他正躺在床裡,而巴奇壓在他的上方,兩人的嘴唇緊貼著彼此,熾熱的氣息圍繞,史蒂夫覺得自己的身體狀況應該還應付得來。

 

門邊傳來的一聲咳嗽打斷他們,史蒂夫能感覺到自己的臉紅透了,巴奇則是即刻坐起身來,面帶不善地著門口的兩個人影。

 

「好吧,我真的不需要看到這個。」東尼遮著眼睛退到門邊,緊緊抓著身邊的布魯斯。

 

「等他騷擾完我們親愛的美國隊長時,我們再回來好了。」

 

布魯斯眨眨眼睛,看來是對眼下的晴酷感到十分疑惑,但還是任由東尼抓著他離開。

 

史蒂夫倒進枕頭裡發出一聲呻吟,他抬起兩隻手掌抹抹臉,整張臉通紅一片。巴奇仍然看著門邊,他盯著門口,似乎是在等東尼拿著相機或是什麼的再次溜回來。

 

他還坐在史蒂夫的腰上,這個重量大概不是很舒服。

 

「耶穌基督啊;東尼絕對不會讓我好過的。」史蒂夫小聲說道,那雙冷若冰霜的藍眼睛從門邊移到他身上。

 

當史蒂夫抬起眼時,他注意到這個混蛋正在壞笑。

 

「不好笑,巴奇!你知道這有多尷尬嗎?!」

 

「最好是喔。一分鐘前怎麼沒聽你抱怨。」

 

「我現在就在抱怨啊!」

 

棕髮男人翻個白眼,彎下腰來輕輕地親吻他的嘴唇,接著離開他身上,他搖搖頭,表情看起來很樂。

 

先前的緊張和擔憂似乎暫且消失了,這也讓史蒂夫放心不少。

 

「你去哪裡?」他在注意到巴奇拿起外套時說道。

 

棕髮男人煩躁地瞥他一眼,像是他以為史蒂夫會這個問是因為他害怕巴奇會再次消失或什麼的。

 

說真的,他確實也挺害怕這種事情再次發生的。

 

「山姆會帶我去接我的貓咪,就這樣而已。」

 

「…你會回來這裡嗎,還是就…回家?」

 

棕髮男人輕笑一聲,接著穿上外套,他拿出口袋裡的黑色手套遮住金屬手。

 

「這個嘛,既然我們毫不留情地弄砸了整個國家的情報系統,回去那間公寓大概不會太安全。史塔克已經準備好要讓我暫時住在這裡,直到風頭過去。」

 

喔,這還挺有道理的。

 

史蒂夫很驚訝發生了這麼多事後,東尼還會願意幫忙。

 

「聽著,史蒂夫。別太驚訝了。史塔克確實很魯莽,但他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以長遠的角度來看,我待在這裡對每個人來說都好,在外面的話,任何一個九頭蛇特工都可以對著我說出那些觸發詞,啟動我的瘋狂殺手模式。」

 

巴奇說得對,但史蒂夫還是不喜歡他的某些措辭。

 

棕髮男人踟躕一會兒,摘下他的帽子,接著走回床邊在隊長的臉頰上印下最後一個親吻。

 

「我很快就回來,好好休息,好嗎?我等一下還是要好好修理你的。」

 

史蒂夫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

 

 

 

「所以說,情況也沒那麼糟嘛。我是說,神盾局解散就意味著我們有更多的工作,但我們早就知道這會發生了吧,是不是?」東尼結束他的匯報,而史蒂夫這時正坐在病床裡,一隻亮棕色的貓咪窩在他的腿上。

 

自從兩隻毛茸茸的傢伙被帶到大廈裡後,他們每天的活動基本上就是黏在他們的主人身邊,而他們的主人則花上大部份的時間黏著史蒂夫;於是其中一隻貓咪坐在史蒂夫的腿上休息,另一隻母貓則是窩在巴奇的腳邊打瞌睡。

 

在整件事情被揭露後,娜塔莎便扮演著和議會溝通的角色。整場會議透過電視台直播,史蒂夫得承認,他從來沒為自己的隊員感到如此驕傲過。不過也因為娜塔莎總是他最信任的人,無論她的過去聽起來有多麽瘋狂。

 

好吧,第二瘋狂。

 

史蒂夫不停地看向坐在病床旁的椅子裡的巴奇。他在好一陣子前開始打起了瞌睡,甚至連東尼一如往常地以戲劇性的方式衝進病房裡時,他都沒有醒過來。

 

當然也有一些令人感傷的新聞,就連史塔克傳達這些壞消息給隊長時,都不再嬉皮笑臉;史蒂夫相當難過地得知,幾名在金髮女特工的帶領下前來援助的飛行員都在這場戰役中殉職了。

 

當然,他們只是盡本份罷了,但史蒂夫還是覺得萬分內疚。

 

其中一名喪命的飛行員曾在史蒂夫被敵軍困在航母的中央控制台時幫助過他。

 

隊長在心裡默默記下他的名字,他得慰問這個男人的家屬,甚至親自前去探望他們。

 

但是現在,他得專注將自己的身體養好。毒藥已經解除,但他的身體還有兩處子彈造成的傷口,雖然他的傷勢幾乎都已經轉好。

 

總而言之,他就只是疲憊無比而已,就像此時正在床邊的椅子裡睡覺的棕髮男人一樣。史蒂夫的目光再次落回巴奇身上,他打量著身邊熟睡的人,眼底揉雜著喜愛和擔憂;巴奇看起來累壞了,眼睛下面的眼袋都跑出來了。

 

「你真的願意讓巴奇待下來嗎?」

 

「以沙威瑪之名,隊長!別老是覺得我想要殺了這個傢伙行嗎。我早在兩年前就已經克服了想殺人的慾望了。」

 

東尼的用字讓史蒂夫微微瑟縮,但他什麼也沒有說,僅是靜靜地望著巴奇。

 

「他睡得不多。這個禮拜你還沒清醒的時候,他都一直在你身邊晃來晃去。」東尼在沈默好一陣後說道。

 

 

史蒂夫又罪惡又擔心,但仍然不發一語。巴奇就是會做這種事情的人,見鬼的,要是今天換成巴奇才是被毒害然後差點溺死在水裡的人,他也會緊張兮兮、擔心得要死。

 

「所以…自然而然的,在這麼多事情被公諸於世後,有一些...有一些人也會想看到他被送進大牢裡。」東尼繼續說,史蒂夫將注意力放回億萬富翁身上。

 

「我們已經著手蒐集需要的所有資訊,以免將來要在法庭上對簿公堂,但我想我應該事前警告你,免得你毫無心理準備。」

 

「你覺得這會…」

 

億萬富翁聳聳肩,不太有把握地抓抓頭。

 

「必須說;我是說,他和羅曼諾夫的歷史很相似。在事情平息下來以前,這幾週大概都不會太好過,很有可能會一團糟。我是說,你的夥伴確實為這個國家付出了很多…」

 

史蒂夫能看出東尼顯然也並沒有頭緒事情接下來將會如何發展。

 

但沒關係。

 

「謝謝你,東尼,謝謝你做的一切。」他誠摯地說道,惹得億萬富翁發出一聲哼唧,拙劣地藏起嘴邊的微笑。

 

「別這樣,隊長!你讓人家臉都紅了。」

 

突如其來的貓叫從椅子裡傳來,小娜在巴奇突然醒來時跳下椅子,男人迷迷糊糊地看向四周。

 

「巴奇?」史蒂夫小心地叫他,困惑的藍色目光移到他身上。有那麼一個剎那,巴奇似乎認不出他來。接著。一抹溫暖的微笑在他臉上展開。

 

「嘿。我剛才打瞌睡了嗎?抱歉。」

 

男人揉揉眼睛,然後看向站在房裡的東尼。

 

「早安啊,睡美人。」億萬富翁開玩笑,兩隻手插進口袋裡。

 

史蒂夫看得出來男人待在巴奇身邊時還有些緊張,但這似乎並不對棕髮男人造成影響。他明白東尼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

 

「喔,嘿,史塔克。我錯過了什麼?」

 

「不多;只是在跟你的床友解釋一下他賴在我的醫療中心裡的這一段時間裡,外面的世界發生了什麼事。」

 

史蒂夫聽著東尼的遣詞,微微咳了幾聲,他不大高興地瞪著他,臉頰有些發紅。巴奇輕笑一聲。

 

「他得努力好一陣子才能再成為我的床友。」

 

「噢,你們這對小情侶這是吵架了還是怎麼啦?」

 

「先前延後了,但現在這個混蛋看起來好多了,我得好好修理他才行。」巴奇佯裝憤怒地瞪史蒂夫一眼,東尼放聲笑了出來。

 

「沒錯。我真的要開始喜歡你了。」

 

「哼嗯。」巴奇沈吟,他看著史蒂夫別開眼,試著不要被他孩子氣的嘟嘴模樣逗得笑出來。

 

「快點把事情解決一下吧,弗瑞轉入地下組織,神盾局面臨解散,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東尼提醒到,接著慢悠悠地退出病房,關上門前,他對史蒂夫頑皮地眨眨眼,露出一個壞笑。

 

史蒂夫搖搖頭,跟著微微笑。

 

「他真是不一般吧。」

 

「史塔克永遠都是史塔克,對吧。」巴奇沈吟道,他起身坐進史蒂夫的床裡。好一陣子,小娜也跳了上來,安穩地坐在巴奇盤起的腿上,棕髮男人溫柔地摸摸她的頭,貓咪發出呼嚕聲。

 

沒一會兒,胖奇也加入她的行列,史蒂夫翻了個白眼。

 

「兩個小傢伙都想引起你的注意。」

 

「跟他們的名字還挺像的。」巴奇咯咯笑,抓抓胖奇的頭。貓咪們似乎很高興能盼到主人的歸來,總是在巴奇身邊蹭來蹭去。

 

「你去接他們的時候,他們還好嗎?」

 

「氣壞了,至少小娜很生氣;她跑進碗櫥裡,直到我用點心引誘她才願意出來。胖奇則是一直黏在我的腿邊不肯走。」

 

「就像他們的名字一樣,對吧?」史蒂夫翹起嘴角說道,接著才意識到自己方才說了什麼。巴奇呆呆地盯著他,直到史蒂夫有些侷促不安。

 

「我發誓,羅傑斯,如果你像那隻蠢貓一樣黏著我的腿不放,我一定會從屋頂跳下去的。」他面無表情地說道,但藍色眼睛裡卻閃過一絲笑意。

 

「根據我們以往的記錄來看,跳樓大概沒什麼效果。」

 

「我看你大概也不想驗證這個理論吧。」

 

史蒂夫不得不同意。

 

半晌,巴奇將貓咪放回地面,他朝史蒂夫靠近一些,躺在他身邊。

 

「你還累嗎?」隊長輕聲問道,空出一些位置給身旁的男人。巴奇輕輕嘆息,金屬手臂鬆鬆地攬在史蒂夫的腰間。

 

「有點吧。我也不曉得,布魯斯說是精神上的疲倦。我一直睡不著。」

 

史蒂夫內心一陣愧疚,他側過身來,兩人呈現面對面的姿勢。他捧著巴奇的臉頰,注意到刺在他掌心裡的鬍渣。巴奇真的該刮鬍子了。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意料之中的,巴奇發出一聲輕哼。

 

「你不是向來都這樣嗎,混蛋。都過去一個世紀了,一點都沒變。」

 

棕髮男人說著推推他的屁股,史蒂夫發出笑聲,望著男人刻意誇大地對他嘟起嘴來。

 

有那麼一刻,他們就這麼望著彼此,仔細檢視著對方臉上的每一寸。史蒂夫能看出來,兩人都還在消化他們又在一起的事實,儘管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最後,金屬手臂緊了緊,將穿著病袍的男人拉近一些,巴奇溫柔地親吻他,輕慢的碰觸讓史蒂夫全身泛起一陣暖意。

 

「天啊,我真高興你在這裡。」史蒂夫不由自主地說,他的雙眼又模糊了起來,只不過這次是因為淚水。棕髮男人不發一語,他輕哼一聲,將兩人的額頭靠在一起。他不需要說話;他的行動已經表達了一切。

 

史蒂夫知道,他一直以來都知道,所以他也不需要再多說。

 

金髮男人向前傾,送一個吻還給他,然後他們互相交換了好幾個親吻,寧靜的時刻座落在這個令人困惑而混亂的現代世界裡,而他們最後只能感謝這一連串驚奇的事件再次讓他們相遇。

 

「我愛你。」

 

史蒂夫終於呢喃道,他覺得自己又開始昏昏欲睡了。

 

「沒開玩笑,羅傑斯。」巴奇咯咯笑,接著望著他莞爾。

 

「我知道。直到時間的盡頭,記得嗎?」

 

金髮男人點點頭,他挪挪身子將頭靠在棕髮男人的下頷,隨後漸漸睡去,有巴奇抱著他,他感覺到無與倫比的安全。

 

「無論如何,我都會一直在這裡陪著你的,你這個固執的混蛋。」

 

棕髮男人輕聲說著,他親親史蒂夫的額頭,接著也閉上眼睛,陷入夢鄉。 




END.

评论 ( 17 )
热度 ( 104 )